話你知點解 要叫大家做「手足」


「手足!前面係咪放咗TG?」
抗爭咗大半年,香港人、抗爭者會互相稱呼對方做「手足」#yup#「手足」一詞聽落好普通,但其實對香港民族有著深遠嘅意義:)

手足相稱背後嘅意義
「手足」一詞喺呢場革命入面,係出自於立法會議員鄺俊宇
喺六月初佢講過:「我唔要我嘅手足流血、我唔要我嘅手足受傷,我嘅手足係呢度嘅所有人。」
佢堅持用「手足」稱呼所有抗爭者,因為每一個抗爭者就好似我哋嘅手同腳,係身體嘅一部份,不容分割
當手足感受痛楚嘅時候,我哋都會感受切膚之痛
手足相稱背後隱含住一種共同體意識,視香港人為一個整體,你我不分彼此


超越普世價值同良知
五年前9.28第一次發射催淚彈,螢幕前嘅你想像到在場學生嘅痛苦
所以義不容辭咁走去金鐘佔領區,展開咗歷時七十九日嘅雨傘革命
去到舊年6.12,好多人同樣因為想像到「手足」嘅痛苦
所以帶著悲憤加入抗爭,揭開咗時代革命嘅序幕
香港人好鐘意用民主自由去包裝呢場革命,因為夠晒普世同大愛。但問心嗰句,你抗爭嘅原因係唔係呢啲虛無縹緲嘅民主概念呢?

好多黃絲都話自己係因為「良知」而抗爭,但呢個世界經歷緊苦難嘅人有好多,慘過香港人嘅比比皆是
點解你嘅「良知」只係適用於香港人,而唔係其他受飢餓同戰爭折磨嘅人呢?
可能你都會因為「良知」而去幫非洲兒童,但你又會唔會好似為咗香港人咁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呢?


看似陌生但感到熟悉
民族主義大師Benedict Anderson話民族主義就係「想像嘅共同體」:人們透過想像去創造出一個本質係有限,同時享有主權嘅政治共同體。[1]

我哋成日話有超過二百萬手足,但你有冇親眼見過晒每一個?我哋透過接觸唔同媒介,建構出一種民族想像,視香港人為一個共同體。呢種想像唔係虛妄嘅,而係確實喺我哋生活裡面:舖頭門外見到連豬貼紙,我哋就知佢係手足嘅黃店
行街見到有人戴豬咀,我哋會向手足點頭微笑
聽到Chandelier,我哋諗起嘅係肥媽有話兒
呢啲民族嘅符號同語言,連繫住我哋嘅情感,亦都界定咗邊啲係手足。即使你我互不相識,我哋都係情同手足


苦難中煉成嘅民族
七一立法會義士、《香港民族論》作者梁繼平話:「所謂嘅共同體,就係能想像他人痛苦,並且甘願彼此分擔嘅群體。」
佢話有句口號好反映到呢個意思:「我願意為你上前線擋子彈,你願意罷工嗎?」實情係,前線冇義務為你擋子彈,你亦都冇必要為佢哋罷工
但我哋將他人嘅痛苦同犧牲,視之為自己嘅痛苦同犧牲,並且將每一場抗爭,都視為對前人付出嘅肯定同追認,真正嘅共同體先能夠成立
[2]

香港民族嘅靈魂一早就喺我哋心裡面,而我哋無時無刻都用行動實踐緊
我哋會因為擔心手足安危而徹夜難眠
我哋會因為手足嘅犧牲而悲痛不已
我哋會因為區議會手足大勝而全城狂歡
我哋同喜同悲,皆因我哋係香港民族
即使同戴著口罩嘅抗爭者素未謀面
我哋都會視之為手足
即使同被告席上嘅義士非親非故
我哋都會視之為屋企人
我哋齊上齊落,皆因我哋係香港民族


香港民族係抗爭嘅希望
民族主義係易放難收,香港國魂已經覺醒咗
喺過去兩個世紀,數以百萬嘅人甘願為民族犧牲,用血汗灌溉民族嘅果實
全民勇武、全民三罷需要嘅係願意為共同體犧牲嘅精神、強烈嘅民族意識
如今我哋面對中共殖民壓迫,大中華嘅官方國族主義荼毒緊我哋下一代
我哋與其繼續用相對虛無嘅普世價值作掩飾,倒不如勇敢、誠實咁承認香港民族,擁抱呢一份由心底而發嘅身份認同
只要我哋一日堅守住呢份想像他人痛苦、甘願彼此分擔嘅心,我哋一日都唔會輸


你叫得我做「手足」,我哋都係香港民族!

[1] Benedict Anderson (1983). Imagined Communities: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.
[2] 梁繼平(2019)。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集會發言。